热点文章

  • 暂无相关信息
  •  

    【独家专访】北京邦维:争分夺秒 倾力为疫情防控再多一件“战袍”

    作者:高华斌 时间:2020-03-30 评论(0)

             “在这场严峻的斗争中,以医用防护服为代表的医疗物资保障生产企业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奋斗在疫情防控的各条战线上,争分夺秒、加班加点,力争为疫情防控生产多一件、再多一件……”
             这是3月13日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医疗物资保障组发给北京邦维高科特种纺织品有限责任公司的感谢信中的一段话。信中对北京邦维在疫情期间所做的贡献给予了高度“点赞”。
            在这场来势凶猛的大流行疫情面前,邦维公司是如何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紧急恢复防护服生产的?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又是如何解决的?为此,本刊记者对公司董事长王旭光进行了专访。

    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又到了
    我们必须紧急动员做出贡献
            《中国纺织》:北京邦维是什么时候接到紧急任务开始复工的?是如何组织实施这项艰巨任务的?
             王旭光:
    因为经历过SARS、汶川地震、天津8·12爆炸等重大公共事件,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刚刚出现苗头的时候,就引起了我们的高度重视。“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又到了,我们必须紧急动员做出贡献”,这既是我们当时真实、强烈的感受,也是我们的责任担当。
              公司大年初一即开始着手复工复产,大年初四本厂工人全部到位。我们第一时间明确了分工,成立了由领导挂帅的“防护服抗疫工作领导小组”,组建了生产前线总指挥(我们称之为“前敌总指挥”),相应还成立了计划协调组、质量控制组、原料保障组、技术攻关组等专项小组。1月27日首批原料到厂,1月28日正式恢复生产。
             邦维公司既是北京市实行统筹生产和供应的抗疫企业,也是纳入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联防联控机制的企业,任务十分艰巨。邦维公司是在2019年8月提交申办“医用一次性防护服”医疗许可证的申请,疫情期间在北京市药监局、石景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及北京市医疗器械技术管理审评中心的大力协同下, 2月2日通过绿色通道快速完成了医用防护服的医疗器械注册工作。

     
            《中国纺织》:公司刚开始接到任务恢复生产时遇到了哪些困难?又是如何解决的?
            王旭光:
    北京邦维原产能只有5000件/天,为了迅速扩大产能,公司对生产军用帐篷的4000多平方米的生产车间进行了紧急扩充改造。厂房问题解决了,但扩产的又一个大难题摆在了眼前——工人从哪里来?由于正值春节假期,而且全国正处在疫情严控时期,短时间内组织工人生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危急之下,北京市政府、平谷区政府出面协调,北京华阳服装厂、北京市同乐制帽厂、北京日升制衣有限公司三个企业对我们进行了紧急驰援,形成了三个工厂员工同在一个车间生产的奇观;为了弥补关键工序“贴条”技术工人的人员不足,我们紧急从外地招募了50多位民间贴条高手,公司总部亦派驻管理人员60多人。在我们的努力下,一线生产人员迅速的扩充到500多人,形成了令人感动的、宏大的生产场景。
            尽管如此,我们的产能仍然满足不了急剧增长的需求。为进一步扩大产能,在工信部的组织和山东省的大力支持下,山东盛原服装有限公司紧急扩产,作为邦维的外协合作厂共同生产防护服,生产工人达到1000人。为了提高效率、严控质量,公司副总亲自带队,组织了一个9人的队伍,融入到工厂的生产和检验环节。
             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产能从初期的每天3000套,提高到2月中旬1.5万套、2月底3.0万套,三月初达到了高峰每天3.5万套。截至3月25日,公司完成合同任务85万套。这些物资主要用于完成北京市人民政府、工信部调拨武汉以及卫生疾控系统、武警及其他方面的物资保障。目前公司还在继续生产,主要用来支援世界,共同抗击疫情。
            疫情期间,北京邦维不仅完成了医疗物资的保障生产任务,在辐照消毒灭菌技术、“灭菌级”防护服环氧乙烷灭菌快速解析方法、“多次复用防护服”的研制与洗消等技术创新方面也作出了贡献。
             辐照消毒灭菌技术:疫情之前,其他防护服企业没有采用过辐照的方法,采用的是环氧乙烷灭菌,由于解析时间长(14天),应急使用受到限制。工信部组织相关单位,参照邦维的方法,针对本次疫情制定了辐照灭菌应急规范。
           “灭菌级”防护服环氧乙烷灭菌快速解析方法:在北京市药监局的协调下和相关企业共同攻关,使环氧乙烷灭菌解析时间由传统的14天缩短到18小时,解决了北京市灭菌级防护服的应急保障工作。
    “多次复用防护服”的研制与洗消:结合公司的产品特点,进行传统环氧乙烷灭菌,以及创新的“低温过氧化氢熏蒸”灭菌的验证工作,目前正在进行临床验证工作。同时参与制定“多次复用防护服”行业标准及团体标准,产品医疗注册工作预计在4月底完成。

     
           《中国纺织》:恢复生产以后,公司是如何实现防控、生产两不误的?当下因疫情影响,公司经营生产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王旭光:
    因为我们是防护服的重点生产企业,大年初四平谷工厂就复工复产,公司总部全体人员也紧急动员投入抗疫生产。在复工复产过程中,人员防疫压力和风险巨大,如果出现的传染情况,那将是“灭顶之灾”,这是我们一直担心的事情。为此,公司一开始就高度重视这件事情,并制定了详细的疫情防控措施。除了通常措施外,我们有针对性的采取了很多特殊的措施。如:车间实行封闭管理,严禁工人相互走动;外地工人安排在公司设置的隔离点中隔离后,集中、固定在一个车间生产,进行进一步观察;分批错点就餐,就餐要分散,不能相对而坐。特别是对于外地员工,实行严格的接触史调查,公司疫情期间包了一间宾馆,宾馆没有外部人员,外地员工到京后统一住宾馆隔离观察,做到一人一间,尽量分楼层住,不许相互走动交流。这些措施大大的增加了生产费用,但我们非常坚决、不惜代价。对于公司总部人员,公司给予补贴,分部门、分人群统一租车出行,尽量少接触公共人群。
            至于公司经营生产遇到的困难,最主要的还是由于疫情严控带来的不便利,有关人员不能出差,整个产业链开工不正常,各项费用急剧升高,客观上影响了公司的正常经营,希望国家能够给予政策方面的支持。

    公司制作的慰问卡

    敢于担当 点燃国人爱国热情
    舍我其谁 激励大家完成“壮举”
            《中国纺织》:这场大考,给您留下的最深感受是什么?您对公司未来定位、战略等方面有哪些新的思考?
            王旭光:
    这次我有一个很大感受就是:当国家遇到困难的时候,民间爆发出的一种力量,一种“敢于担当舍我其谁”的爱国主义精神,在激励、助推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完成壮举。如果没有这种力量,邦维也不可能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在生产过程中,为了弘扬这种精神,邦维通过发放慰问品以及各种形式感谢和鼓励全体生产一线的员工。
           在业务发展方面,我感到邦维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机遇。我们目前有七大业务板块:军工配套纺织品、核生化(NBC)防护、特种行业防护、消防特警及工业安全、卫生应急防护、柔性复合材料及制品、单兵防护材料及装备。卫生应急防护是邦维公司七大业务板块之一,经过多年辛勤耕耘,公司实现了从单品供应到一站式供应,再到工程集成的飞跃。近几年随着企业规模的迅速发展,北京邦维的知名度也在不断提高。
            邦维的防护产品,起步于军队的核生化防护(CBRNe),应急防护是公司最重要市场定位,过去的25年里,公司经历过很多公共卫生、自然灾害、社会安全等重大事件,如:非典(SARS)、埃博拉、“08年汶川地震”、“8.12天津爆炸”“321响水爆炸”等,每次公司都能够应急响应作出贡献,为此公司也得到了一步步的发展。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应急防护行业一定会迎来一个大的发展期。过去邦维的卫生应急防护板块在公司所占的比重很小,这次新冠疫情会让这个板块迅速成长。为此我们正在全面规划公司“应急防护”未来的发展战略,特别是卫生应急要加大投入,成体系的发展,成为公司的一个新的增长极。
            我认为通过“新冠肺炎疫情”这个事件,国家各地政府一定会重视应急防护的体系建设,以及制定相应的支持政策,否则应急行业的企业难以生存。2月14日习主席发表重要讲话,指出“要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这是一个重大的政策信号,邦维一定要抓住机遇。

    二月底防护服供需基本达平衡
    实在没想到中国制造如此强大
             《中国纺织》:随着国内疫情形式的日渐明朗,对于国内市场,公司将进行了哪些策略调整?
             王旭光:
    单单从医用防护服的生产来说,在疫情紧张的时候(2月中旬),出现了原料短缺、价格暴涨、人工暴涨等问题,但我不认为这是产业链的问题,而是需求短时间急剧放大、产能恢复需要时间的问题。由于需求突然放大,很多原来不生产防护服的企业也纷纷加入,一时间造成了原材料的紧张。我们当时认为紧张怎么也要持续到3月10日,但实际上,防护服在2月25日左右就基本达到了供需平衡,实在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可见中国强大的制造能力。
    我觉得要总结的话,就是国家必须要建立应急防护的储备机制,比如是否可以把生产企业和储备结合起来,否则,单靠市场企业是生存不下来的。

     
           《中国纺织》:今年第一季度企业生产情况如何?
           王旭光:
    作为防护服生产,我们已经把产能降下来了,现处于收尾阶段。目前我们的库存还有约18万件,但国外的需求信息是巨大的,不过由于CE认证、FDA认证无法短时间取得,只有小批量的零星出口,这是非常遗憾的。我们很多的合作企业告诉我们,他们的外贸单都取消了,他们这个时候应该生产防护用品,同样的原因,他们接不到订单。
     
           《中国纺织》:国家及各地政府推出众多“政策红利”促经济复苏,本企业受益最大的是什么?您认为企业还需要哪些政策扶持?
            王旭光:
    应该说国家的相关政策响应很快。比较突出的是,获得低息贷款,效率非常高,很好的舒缓了资金紧张情况。在得知公司抗疫防护产品生产扩能产生资金需求时,邦维长期合作的工商银行王府井支行与中国银行海淀支行快速响应,立即组织相关人员与公司对接,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服务方案,开通绿色通道快速审批,在各环节提高效率,顺利完成了3000万低息贷款审批,同时降低存量融资利率,大力支持了公司的防护物资生产工作。还有就是针对防护用品的扩产技术改造,工信部和北京市都发布了相关的支持政策。公司这次投入很大,很多设备面临着疫情过后大量闲置的问题。为了下一步的发展,公司也需要进一步的改进厂房环境,希望国家的政策能够早日下达、实施,并能够针对未来的应急防护技术改造给予支持。


     
          《中国纺织》:如何预判疫情对今年行业经济运行形势的影响?
           王旭光:
    纺织行业是我们国家最早市场化的行业,历经各种磨难,始终顽强坚韧,成为了世界纺织强国。贸易战,叠加这次世界性的新冠疫情,对于纺织出口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这是纺织行业的精神所在。纺织既是古老的传统行业,也是新兴材料产业。他既要满足人们的穿衣需要,也要不断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安全需要,以及技术进步对新材料的需要。纺织的市场领域极为宽阔,他会顽强的生根到各个领域,增长的空间巨大,每一次危机,都会为他打开一个新的发展窗口。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我相信经过这次世界性的疫情考验,纺织行业将更加灿烂多彩,每个企业都会找到他们新的发展道路。

      发表评论 共0条评论
    验证码: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